Joey Christoph / 安图 ; 独立摄影师、电影美术师混合体,平时随和且搞怪、工作疯狂又较真儿的大龄金牛男。

另附带聊天、约片等多属性功能:
微信:imantu / Q:18532287 / Weibo:@安图流浪在地球

"null"

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写到一半然后网页卡死,接着又得从头来一遍。

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重写了,再卡死我就不干了,不带这样的~

 

来自YOZOH的一席话让我有些莫名的小感动,那些闲言碎语一般的心得,竟然真有人记得有人会去阅读,时隔数月之后还会提及,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;

不再写一些技术心得的文字是因总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吵,每个人观点都不一样,从未妄想过这世界真的有一天就会大同,然后太平盛世其乐融融;

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,有了江湖便有纷争;

奔波的旅程也好、一天的工作也罢,上网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,若被破坏了这份兴致,定是会难过的吧。

 

感觉自己被夹在愤世与感动之间,

思来想去,

决定不提那些所谓的摄影之大道,避开那些尖锐的论点,

仅以我心的角度来讲述,我的感受。

若对便点点头,若错请指证,感谢。

 

当我第一次拿到这个随拍的文件夹的时候,心里很愤恨这个摄影师为何没有被埋在这海拔4800米以上的雪山上;

惨不忍睹是对这些随拍的片子的唯一评价;

全都是到此一游照就算了,曝光时对时错,构图不但没有足够的思考,连经验都显得很是生涩。

 

天空是最容易拍摄的被摄体之一,只要按了快门,多多少少都有些意思在里面,而且不会显得有多难看,即使它真的很难看;

我想,原因不外如下几个:

天空的色彩怎么都不会太烂,晴天的清澈开阔不必多说,就哪怕是阴天,云层的厚重感依然给人一种久远深意的味道;

第二,人类对这个未知的领域一直都是心怀憧憬的,所以看到它便会多想点什么,想着想着,有一些自以为是内涵的思想就出来了;

最后,拍这个玩意儿构图无限制,反正我从未听说有谁评论说:“你这个天空角度拍的不对!”噢,买噶的!若真知道有谁争论拍摄天空的角度的对错,我会抓狂的,即使你知道也别告诉我,千万别!

 

当时选这张片子,是因为它是为数不多的拍摄天空与云层的照片里,唯一好一点可以体现立体关系的一张;

上下的云层以及中间微微留白的远处的天空,至少给了我一点儿深远的视觉感受,左下角那朵稍微大点的云彩是画面的亮点之一,它与远处云彩的层叠关系树立了整个左半部的空间感,左边远处还有一点儿山,嗯,很小,但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;

 

做的第一件事是把它转成了黑白,然后添加了锐度,希望由此可以体现云彩体积以及一部分质感;

结果比较失望,被勾勒清晰的云层边缘就让整个画面看起来像一张板画,还是由劣质油印的那样;

所以我保留了黑白,删掉了锐度。

 

接着我想让画面更有生气一点,这是我常用的一点小手段:

那就是让所有死黑或者高光的部分重新拥有一点儿细节,不用很多,让人感觉到渐变的转折就好;

我用的是高光/阴影这选项,它没有快捷键,得你自己找到它;

并且用画笔自己涂抹了一部份,高光与阴影;

这个步骤就像画画,需要一点耐心,习惯了便会乐在其中!

 

画好以后画面平整的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;

一切物体在画面里似乎都失去了重力感,平滑的让人难以相信;

于是给画面添加了胶片颗粒,并且让颗粒尽可能的分散却细腻,模仿着ilford的效果去的。

 

处理好之后,本来以为就完结了,放在了一边;

现在需要让双眼去习惯一下别的东西,所以我开始玩SC...(此处省略100000字...)

30分钟后,被虐的很惨的我重新审视这张片子,嗯,不得不说,片子跟刚才那局游戏一样,让我觉得惨不忍睹;

 

一定是少了点什么,嗯,画面什么最重要?

重点?中心?噻,我是一个天才一般的孩子...

那么我的中心在哪?远处那山?近处那云?

OMG~找到了原因,但是我手里没有素材...

在这一刻,我想起了PS自带的光晕......

 

嗯,添加光晕我测试了很久,从大小到放置的位置,甚至是形状;

我的原则是:让观看者第一眼就感觉到光线,然后才开始浏览全图;

最终,选了一个自以为是如此的效果。

 

最后有没有调整对比跟明度我忘记了,就算有,也不是很多。

好啦,大致便是如此,感谢这些愿意听我唠叨的朋友。

 

笑。

评论(21)
热度(8)